中世纪的欧洲为什么没有一天的和平

浏览:4020   发布时间: 08月21日

引言

1799年8月,随着拿破仑对埃及战争的失败,欧洲各国陷入到了新的一轮战争之中,19世纪初英国和土耳其发动对开罗的战争,虽然2国在行军过程遇到了不少麻烦。但最后2国还是来到了开罗城下,一场新的战争即将拉开序幕。那么这场战争的结果如何呢?而此时穆罕默德阿里也登上了历史舞台,他的出现可以打破当时的战争局面吗?

指挥官的失误

奥古斯丁丹尼尔贝利亚尔将军负责指挥开罗的守军,此时,他别无选择只能投降,因为城里粮食已不足维持两个月,而且也无望从其他地方征集到粮食。弹药也极度短缺,每个士兵只有150发;而且士兵也不愿意打仗,思乡之情压倒了一切。他很清楚自己的军队并不受当地人的欢迎,后者很有可能伺机揭竿而起,那么军队只能撤到上埃及继续抵抗。而据谣传,来自印度的另一支英国军队正在赶往红海西岸库塞尔的路上,那么他们就可以从南边向开罗挺进。

最令人担忧的是,总司令梅努已经失去了理智。就在一星期前,来自亚历山大的信使带来了梅努的一封信,信中提到他是怎样向波拿巴报告英国士兵在去罗塞塔的途中所遭受的巨大损失的。根据同份报告,贝利亚尔已经打败了土耳其军队,现在正沿尼罗河开往亚历山大。法国的援军已在路上,在他们抵达之前必须守住开罗。

对不幸的指挥官而言,他现在很清楚,意图从上司那里得到明智的命令已不可能,从今往后只能依靠自己。因为没有权力签订协议,他召集了一次作战会议。在确信获得下级官员的支持后,他派岀其中一名军官带着投降旗去表明谈判的意向。而对方立刻同意停战,双方于6月28日签订了投降书。法国士兵带着武器、辎重和大炮在英国士兵的护送下前往罗塞塔,从那里,他们将在50天内返回法国。

士兵休整

接下来的时间内,英国士兵开始休整,而法国士兵正在为离开做准备。希利哈钦森安排军官和士兵去参观金字塔。据当时的记载,其中一些人把他们的名字铭刻在了石头上;丹尼尔尼科尔中士在日志中写道:“我雕刻得非常艰难,但最终把它刻了上去。工作完成后,我折断了小刀。这块石头伫立在东南角,可能会一直保留很长时间。”但谢天谢地,极少有人像七十九分队的卡梅伦上校那么狂热,他一直渴望带一份纪念品回家,于是命令一个士兵用长柄大锤去砸王室石棺。

最糟糕的一天

对开罗市民而言,1801年7月9日是任何人都难以忘怀的最糟糕一天。法国士兵撤离开罗当天,一大群土耳其士兵就蜂拥而至。他们进行了惨无人道地公开谋杀、抢劫和掠夺,而唯一理由是他们刚从叙利亚穿越沙漠。全无纪律的大维齐尔军队现在更是为所欲为,大屠杀开始了。最后一点纪律观念也荡然无存。英国军队一边正式接管驻地,一边对此也无能为力。土耳其是他们的盟军,而且之前也已给出过多次警告说自己会这么做,让英国人别插手。至于法国兵——他们已经撤退到吉萨——他们只有一种感觉,终于离开开罗让他们如释重负。

7月14日,英法以及土耳其士兵一道沿尼罗河而下,英国人惊讶地发现:法国士兵的数量不是他们估计的5000人,而几乎是这三倍之多。随行的300艘小河船用于运载生病和受伤的士兵,以及他们的辎重、大量掠夺物与克莱伯的遗体,准备回法国接受适当纪念仪式后重新埋葬。三星期后,在8月5日,所有罗塞塔的法国士兵均已登船。9日,最后一只船扬帆驶向了土伦。现在英国人可以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亚历山大,而且他们非常希望整个埃及探险将到此为止。

两军汇合

在整个航行中,军队都由穆尔指挥。希利哈钦森由于生病,7月的大多数时间都留在吉萨疗养。直到7月29日,他才从水路抵达罗塞塔,并立即登上旗舰“雷霆号”,在船上待了两周。关键是他应当在进军亚历山大之前恢复他的体力,确保任何情况下都不开始重大行动直到穆尔完成监督法军撤退的工作。然而,到那时少将已经准备好自己的计划:他将从东面和西面同时袭击城市。此城位于狭窄的地峡中心,地峡把北面的地中海和南面最近刚刚泛滥的马里欧提斯湖分开。他将和重装步兵从罗塞塔(大概在亚历山大以东40英里)一同前进。同时库特将率领3个旅穿越湖泊在地峡占领一个据点,此据点大概离城市西边8-10英里。这就形成了经典的钳形,随后两支军队汇合。

新的袭击开始

这次袭击从16日晚上开始。在黑夜的笼罩下,300艘小舰艇载着4000名士兵穿过马里欧提斯湖向西航行。17日拂晓,穆尔与将军约翰克拉多克爵士率领2个营的士兵沿地峡向前移动,袭击法国的前沿阵地。远征很成功,穆尔也是第一次获得机会去观看东方的堡垒,但是他发现这些堡垒确实令人望而生畏,因此他非常怀疑利用现有的资源他们能否征服东方。幸运的是,众所周知,城市西边的防御是一个很好的弱点。这次行动的成败关键就在于库特这一支的战果。

战斗结束

库特表明自己是值得信赖的。到21日晩,他的士兵冒着酷暑,经过超凡的努力后占领了马拉布堡垒。该要塞位于一座小岛上,占据着亚历山大城西边一个叫做“老三卷”的狭长浅潟湖的远端。22日拂晓,库特开始沿着地峡前进,他的左翼由地中海上的海军掩护,右翼则由湖上的炮舰。他势如破竹,法军的前沿阵地在攻势下逃离溃散。在当天早晨10点,法军已有200名士兵死亡、受伤或被俘虏,而英军方面只有3人死亡和40人受伤。当天下午,希利哈钦森亲自穿过潟湖同库特商议,并视察了西边的堡垒。毫无疑问,他面前的堡垒远不如城市另一边的牢固。他当即断定:进攻的主要力量应集中在西边。

更多的重型机枪被迅速运到湖上,并送到了库特的军营中。他们刚就位,炮轰就开始了。在大炮的掩护下他们稳步向城市推进。但他们不是直接向亚历山大开进,库特的计划是在高地占领一个有利据点,该据点位于城市东南面的庞培柱之上,从这里他可以向下对城市防御物工事开炮。但这种策略完全没必要:大概在26日下午4点半,一名法国军官抵达库特的驻地请求停战。当这封信送至总司令处时,库特立即中止开火。午夜之后不久,他听闻希利哈钦森已经同意让其士兵撤退。战斗就此结束

战争死灰复燃

接下来几天内,战争似乎有死灰复燃之迹象。梅努将军已经拿到了休战书,并力图设法逃避自己的义务。首先,他要求延长休战期。随后建议召开会议而非签署投降书。然后,他提出将全部士兵和大部分大炮运回法国,并确保埃及的全部公共财产控制在法国人之手。最后,他甚至试图将休战日期推至9月17日,因为他预计如果预想中的援军及时抵达,法国便能重新恢复敌对行动。但希利-哈钦森没有答应上述任何一个条件,只是告知梅努他拟定的条款:将携带个人武器的法国军队和10辆大炮送回法国,所有的船只和公共财产仍然留在埃及。如果这些条款没有立即得到执行,亚历山大将被炸成碎片。

梅努投降

梅努投降了。他已无斗志,更别说他手下那些筋疲力竭且士气低落的士兵了。双方签署了投降协议。这些条款在某种程度上还比较宽容。9月2日上午11点,英国人接管了亚历山大。第五十四纵队聚集在庞培柱周围,演奏了国歌。正是在这胜利的时刻,一支由印度派遣来的军队沿着红海长期行军后到达了罗塞塔。当看到他们时,希利哈钦森的士兵感到难以置信:印度兵带有大批厨师、异国的食物、红酒和烈性酒。他们宿营的帐篷看起来更像金衣。但英国兵一宜处于半饥饿状态,在过去六个月内在炎炎烈日下穿着自己的衣服。同样,印度兵也震惊于英国兵的衣衫褴褛。毫无疑问,希利-哈钦森认为把这两支军队分开是更明智的。

英国军队的主力开始返航——从参战士兵角度看,他们恨不能更早些走。但为了阻止法国军队重返的任何企图,伦敦政府留下了一支庞大的驻军——6000名强壮的士兵——在勉强而愤怒的穆尔将军指挥下留守在亚历山大直至和平的到来。穆尔虽然受了重伤,但仍然渴望战斗。另外7000名士兵被留在了马耳他,官方认为此处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基地,但是马耳他——此处有很多留守在家的妇女——在士兵们经历过埃及的苦难后就是一个天堂,因此留下的人极少抱怨。

埃及远征的代价

埃及远征的代价相当之大,不仅限于财政方面。633名英国士兵死亡或失踪,另外1000名士兵死于受伤或疾病。遣送回国的伤员超过3000人,包括160名因眼疾致盲者。但从政治和战略而言,这次军事行动取得了令人欢欣鼓舞的胜利。六个月内,英国士兵达到了他们的目的:向拿破仑表明埃及不再隶属于他。之后他们还夺取了开罗和亚历山大。在这次远征中,英国士兵表现出了令人惊讶的坚定和纪律,不仅给自己的军官留下深刻印象,而且也让法国人印象深刻。他们纠正了国内悲观者的错误思想。这里还有一则感人的故事:某天国王乔治三世骑马到温布尔顿老邓达斯的家中,举起一杯马德莱酒对这位一手促成此次远征的老人说:“当一个人完全犯错时,对他而言最正义最光荣的事情就是公开承认它。”

埃及人怎么办

英国人胜利了,法国人被打败了。拿破仑写道,他说的只是事实。但有人可能会问,那埃及人怎么办,他们在三年多内深受比其他人更加沉重的战争之苦?一旦外国侵略者离去,他们的国家将恢复原样:理论上仍处于无望的奥斯曼帝国苛政统治下,但事实上处于马穆鲁克贝伊的暴政统治下。但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1801年10月22日,所有主要的贝伊被邀请参加在帕夏(奥斯曼舰队的海军上将)船长的战舰上举办的一次宴会,这艘船在亚历山大抛锚。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在尚未到达军舰时,就被土耳其的炮舰轰倒了,剩余者刚上船就被关押了。虽然一些人幸存了下来——有些在君士坦丁堡,另一些人仍然在开罗——继续战斗了两到三年,但他们的势力已大大受损。而且他们不能继续从东部的奴隶市场征召士兵,因为从1812年起,土耳其禁止向埃及输出年轻的男孩。然而不幸的是,垂死挣扎的奥斯曼帝国没有能力组建一个有效的政府来取代他们。几乎一夜之间,埃及不再成为争夺的焦点,而变成了一个真空地带。1803年,罗伯特威尔逊中校——在远征途中,他一直保留着一本航海日志,后来将其详尽出版——表达了他的惊讶:“没有任何一位冒险者具有刚毅、天资和雄心去计划指挥一支后备军,起而反对马穆鲁克。”然而随后几年,一个匿名的美国绅士从开罗写信给马耳他的总督、海军上将亚历山大波尔爵士说:“埃及已经没有主人……它必须有一位新主人,第一位来者将受到欢迎。”

穆罕默德阿里

而第一位来者既不是英国人也不是法国人,而属于目前为止本书未提及的一个种族。一般认为,他是一位阿尔巴尼亚人。他的名字叫穆罕默德阿里。穆罕默德阿里1769年出生在马其顿东部的卡瓦拉。父亲去世后,他由镇长抚养长大。他在18岁时娶了镇长的一个亲戚为妻,后者为他生下了5个小孩。他的多位妻妾又为他生了另外90个小孩,他从事赚钱的烟草贸易多年,然后,加入了奥斯曼帝国的军队,并在军中获得了相对较高级的军衔。于是自然而然地,他追随大维齐尔参与了对法作战。只要欧洲人继续留在埃及土地上,他将一直奋勇作战,可一旦他们离开,他旗下由塔希尔帕夏指挥的阿尔巴尼亚军团(当时土耳其军队中唯一训练有素的军团)立刻就公开叛变。

穆罕默德阿里的叛变

没有理由相信穆罕默德阿里亲自策划了叛变,士兵未领到军饷而造反在奥斯曼的历史上很常见。塔希尔被谋杀后,他很快接管了一切。其后他玩弄各种权谋,于1805年被任命为在埃及的苏丹总督。随后44年内,他作为一位实际独裁者统治着这片土地,消除了马穆鲁克统治的残余,没收了旧地主阶级的财产,冷酷地镇压了一系列起义。到1815年,沿着尼罗河沿岸和三角洲的所有农业用地几乎都被收归国有,农业所得利润全进了他自己的金库。他极大地改善了重要的灌溉系统,引进了新农作物,其中最著名的是棉花,从中获得了很高回报。他也建立了舰队和相当庞大的军队,这些军队从农民中征召,但由土耳其人和其他外国人指挥。他最初以苏丹的名义动用这些军队,镇压了阿尔巴尼亚和希腊的反抗,后来又为一己私利兴兵入侵了苏丹,并获得了成功。

总结:

战争贯穿着中世纪欧洲的主旋律,这个时期的欧洲像战乱从内停止,进入到了一个黑暗的世界之中。但我们也发现这一时期的欧洲似乎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霸权来统治和维和此时的和平。这也是各国为了殖民地的统治开展无休无止的战争的原因了。这一时期的百姓始终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穆罕默德阿里但这时期一位更伟大的人物立刻吸引了我们的眼球。

主营产品:其他车式娱乐设备,摇摆机,电玩、游戏机设备,转车,观览车